花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遵义医专副校长被举报职称申报材料造假白癜风

发布时间:2019-09-12 15:06:32 阅读: 来源:花边厂家

遵义医专副校长被举报职称申报材料造假

遵义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校门。本报记者 雷成摄

2008年11月18日中午,两份调查报告摆在贵州省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省高评委”)医学组的专家们面前。

两份报告都是对遵义医药高等专科学校(以下简称“遵义医专”)副校长申惠鹏在申报正高职称的材料中是否存在“学术腐败”的调查,结论却完全相悖。

遵义医专党委的调查报告认为“举报不属实”,而由该校学术委员会出具的报告却认为申惠鹏确有学术造假的行为。

在当天下午的职称评审中,申惠鹏未能通过答辩。一个多星期后,遵义医专时任校长邓飞调任遵义医学院副院长。

从那之后,遵义医专部分教师不断向媒体举报,称该校党委书记范富华有“包庇、纵容学术腐败”之嫌,邓飞被调离是遭到了“打击报复”,而有关部门至今未能就申惠鹏是否存在“学术造假”行为做出明确结论。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赶赴遵义进行调查。

举报信称副校长的职称申报材料造假

2008年正高职称评审工作启动后,遵义医专有五六位教师进行了申报。

其时,遵义医专由原遵义市卫生学校、遵义市中医学校和遵义市铁路医院合并、升格而为大专仅两年,只有校长邓飞和副校长潘年松两人拥有教授职称,学校教学、科研力量亟待充实。

邓飞回忆,作为校长的他为所有的申报材料盖了章,签了名。

然而,在省高评委开展评审工作的前夕,学校接到了关于副校长申惠鹏的举报信。举报信称,申惠鹏不会使用电脑,不会任何外语,近10多年来没有在任何一家医院当过临床医生,不具备晋升临床系列的中医内科教授的资格。

举报信中更提到,申惠鹏的申报材料中的科研项目和著作都是“利用手中权力抢夺学校其他教师的劳动成果”、“靠销售杂牌教材为条件,换来了杂牌教材的主编”,并一一列举了原项目申请人和作者名字。

这封举报信同时发给了贵州省教育厅等多个部门,也出现在“百度贴吧”及其他网络论坛上。

2008年11月17日,贵州省教育厅职称改革办公室向遵义医专发来《省教育厅职改办请核实职称申报举报问题的函》,要求学校党委在当天18时前作出书面答复。

16时,遵义医专党委召开了紧急会议。因为党龄不够,校长邓飞不是党委委员,但由于事关重大,他被邀请列席了会议。

根据学校党委书记范富华事后的报告,党委全体成员认为根据所掌握的情况,举报内容不属实。

学校党委认为,申惠鹏申报教授职称所提供的三篇文章都是他自己的作品,其中一篇是与他人合作的,根本不存在夺取别人成果的问题。至于两个立项的项目,也不存在巧取豪夺的问题,合作人至今没有异议,而且两个项目都是由校长邓飞审查鉴定、签字同意申报的。

但邓飞认为有问题就要查,提出由校学术委员会研究,对举报内容进行澄清和认定后,再提交党委。

由于时间来不及,范富华给省教育厅打电话,请求延缓时间,第二天上午上交书面意见,获得批准。

邓飞回忆,当时他提议,由于涉及校级领导,是否请党委或纪检部门派人列席学术委员会?“当时范书记说:‘那是学术委员会的事情,党委不予干预。’”

而事实上,当天晚上召开的学术委员会会议,校党委成员却不期而至。

校学术委员会认为确实存在学术腐败行为

11月17日晚上,遵义医专学术委员会召开专门会议,核实举报信的内容。

申惠鹏先做了自我陈述。他认为举报信的内容并不属实,并一一做了辩解。

一位委员向记者复述了申惠鹏自我陈述的主要内容。申惠鹏认为,自己每年仅仅在办公室的“义诊”就不少于30万人次;懂三门外语;虽然不会使用计算机,但每本教材都是思考后请别人在电脑上打出来的;申报的科研项目是多年深思熟虑后搞出来的;发表的论文也都是自己进行科研和临床实践的心得体会,系自己的学术成果。

申惠鹏陈述完毕后离开会场。邓飞主持学术委员会会议,逐项核实举报内容。

当晚在座的多位老师向记者回忆了当时的情景。

关于有没有“担任临床医生”的问题,多名委员说,申惠鹏自从1992年调入原遵义市卫生学校之后,就没有在医院搞过临床。医专附属医院院长打电话证实了这一情况。

经过举手表决,学术委员会成员认定,申惠鹏近10余年来未在任何一家医院担任过中医内科医生。

关于申惠鹏编写的教材是否为自己所著,鉴于申不会用电脑,也无法提供原始的手写稿,学术委员会认为,其提交的教材有可能系其他老师所著。

学术委员会还认为,申惠鹏无法提供原始资料证明自己是科研项目原始申请人,也拿不出书面委托书证明合作者授权其代为申报,系盗用了其他老师的劳动成果。

其中,向贵州省科技厅上报的“氟中毒项目”,为学校新教师吴慧娟的硕士课题;向省卫生厅上报的“薏苡仁多糖对免疫功能的影响研究”项目和遵义市科技局的中草药汇编项目,为学校新教师伍明江的课题;省教育厅的“红色旅游项目”,为新教师宋家典的课题。

另外,学术委员会认为,由于不能提供原始资料,申惠鹏发表在《遵义医药高等专科学校学报》和《贵阳中医学院学报》上的两篇论文以及发表在《新中医》上的一篇论文,应为新教师吴慧娟所写;申惠鹏称其将在《护士进修杂志》上发表《肝癌病人的中医护理》一文,也无法提供原始资料,且还没有发表。

邓飞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怎么判断材料的真假?举个例子,编写教材,你有没有文稿?老同志不懂电脑,但是文稿应该在,整体思路、框架,应该都在。所有发表的文章是不是你亲自写的,要看有没有原始的科研记录档案。如果有,可以认定文章是你写的。你查过哪些参考资料?每一篇参考资料上说什么意思?”

“作为科研项目的主持人,立项以前应该对科研领域有所了解,应该对研究手段和措施非常了解,应该查阅大量的文献,要不然你形不成申请的标书。如果一问三不知,你怎么当这个项目的主持人?如果别的老师要委托你当项目的主持人,应该由原申请人写出书面的委托书。如果拿不出委托书,我认为是剽窃。”

党委成员参加学术委员会提出不同意见

事实上,这次学术委员会会议开得并不顺利。

一位委员回忆说,会议刚开始没多久,学校党委书记范富华以及党委副书记、副校长、人事处处长、办公室主任、外联办主任等来到会场,要求“听听邓校长开的学术委员会”。

这让在座的委员们感到很“惊愕”。印象中,只有学术委员会成立的时候,书记出席过一次会议,以表庆贺。

范富华向记者解释说,原本她并不想参加学术委员会会议,但党委的其他成员认为,参会有利于统一意见。“因为涉及校级领导,如果确实是腐败,我们不好袒护;但如果证据上出现了矛盾,不好界定的话,我们就要保护同志。如果简单地在群众中公开并不确定的证据,这样的处理对学校和申惠鹏本人都不太恰当。”

邓飞也觉得很惊讶,但随后表达了欢迎之意,并表示“请学术委员会各位本着独立的精神和职业道德,实事求是,作出客观评价”。

委员们开始逐项讨论举报信的内容后,范富华觉得邓飞有盖棺论定的导向。“我就发言建议大家尊重事实,不作界定。”范富华说。

智能马桶好用吗汝州

发电机山推体验汇我和山推老大哥

石楠属硝钠萘乙酸适用于哪些作物

管花海桐猪价一路下跌河南生猪养殖户纷纷出栏止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