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村老尸之石村变尸村[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36:37 阅读: 来源:花边厂家

叶静的父亲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一个星期前,叶静的父亲被检查出患了癌症,他放弃了所有治疗,写好了遗书,便悄悄告别家人回了老家。叶静的爷爷奶奶早已过世,被埋在老家,死前老两口拒绝了叶静父亲要将他们埋在公墓的打算。

叶静很爱她的父亲,因为父亲是个努力踏实的人,在她成长的过程中教会她如何做人办事,让她受益匪浅。她也很崇拜自己的父亲,从一个来自穷山沟的少年能够成为一个城市精英,一所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早些时候的叶静父亲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一所大学,他的踏实努力让他找到了好工作,并在城里买房结婚生子,扎根了下来。叶静对自己的爷爷奶奶没什么印象,老两口一直呆在山村,只有过年的时候能见上一面。不可思议的是她的爷爷奶奶死在同一天,听父亲说是得了某种相同的病,两人死前告诉叶静父亲让他们一家都别再回那个村子,就让两人长眠地下不受任何人打扰吧。

叶静拿着父亲留下的遗书,她不相信父亲会做这样的傻事,她要去找父亲,将他带回家。叶静母亲不同意叶静的做法,有些话她不想告诉叶静,那是叶静父亲年轻时告诉叶静母亲关于他所在山村的秘密。叶静认为自己的母亲很冷血,自己的丈夫拖着带病的身体到那什么都缺的山村,肯定挺不了多久。她约了自己的男朋友,让她和自己一起去。叶静的男朋友同意了叶静的想法,两人背着叶静母亲偷偷开车去了山村。

山村的名字叫石村,据说是因为附近多山石而得名。如今的石村已经没有多少户人家,人口加起来一共也不过二十几人。叶静向村人打听父亲的下落,村人躲躲闪闪,不愿多说什么,一脸冷漠。叶静去了爷爷奶奶留下的房子,里面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根本不像有人进去过的样子。叶静很奇怪,父亲明明写了他会回村,死后想落叶归根,怎么就找不着人呢?她突然想起父亲会不会去了爷爷奶奶的坟上呢。想到这,两人去了坟地。在叶静爷爷奶奶的坟地旁,竟然多了一个土堆,一个长方行土堆。叶静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她感觉这个土堆下面也许埋着她的父亲。她蹲在土堆旁,用手扒拉着土,一股异味钻进了她的鼻子,不祥的预感更强烈。她再继续扒拉土,一张有些变色的人脸出现在她的眼前。叶静嚎啕大哭了起来,因为土里的人就是她的父亲,她的父亲已经死了。叶静的男朋友余杰上前安慰着叶静,让她节哀,说:“既然叔叔选择了这种方式悄悄离开人世,怕的就是你和阿姨伤心吧。”

哭够了,叶静打算和余杰先离开,去找人为父亲修墓地。当两人来到村子里的时候,村里变得静悄悄,人都不见了。来到村口,才发现村人都聚集在村口,地上放着一口大黑棺材,某个村民的手里拖着一个木盘,上面放着一套黑色的衣服,有些像电视里民国时新郎穿的衣服。村民见两人来了,都不约而同看着两人,眼神里充满麻木冷漠和不怀好意。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叶静和余杰心里产生,两人紧紧拉着对方的手。村人中一个年老的男人对着几个拿着绳子的年轻男人使了个眼色,几个人上前抓住了余杰和叶静,将两人分开。叶静被捆了起来,而余杰则被扒去外衣硬套上了那套新郎装。不可思议的是村人竟将余杰用绳子捆上放进了那口大黑棺材里。叶静不依不饶,奈何挣脱不了,眼睁睁看着棺材盖子合上。棺材被绑上了绳子和棍子,八个男人抬着棺材进了村,往后山坟地方向走去。

叶静被带去了年长男人家,他是一村之长,他向叶静述说了一件这个村庄的诡异往事。一百年前,民国刚成立不久,这个山村既穷又落后。一个穷汉子从外面掳回来一个女子,女子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见过不少世面,自是抵死不愿给汉子做老婆。村人为了村子的人丁兴旺,硬是轮番强暴了那个女人,夜里女人死了,咬破手指在墙上写下了对这个村的诅咒。内容为:后世的人都不许出这个村,不许和外界通婚,祖祖辈辈都要生活在这个贫穷落后的山村里,每隔十年,必须要献上一个活着的男人给她做丈夫。如果有人逃离这个村在外生活,一定会不得好死,如果每十年不给她男人,整个村的人都不得好死。

村长扣下了叶静,如今这个村的人是越来越少,很多人离开了村子,都将那个诅咒不再当回事,外面的世界始终是诱惑人心的。村长要叶静留下来给村里的男人当老婆,她也算是半个村人,当然有义务留下来传宗接代。叶静很愤怒,都什么年代了竟然有如此荒唐想法的人,简直是愚昧,愚蠢,她不信鬼神,只信自己,她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救出余杰,不能因为自己害了余杰的性命。叶静告诉村长如果放了余杰她就愿意留下来。村长犹豫了,如果放了余杰,就代表村人得牺牲一个,以前都是用村人祭女鬼,这次也是因为村人所剩不多才打起了外人的主意。

最终,村长同意了叶静的要求,用余杰做筹码,就不怕叶静不乖乖就范了。村长找人来让放了余杰,让村里的男人抽签决定谁做牺牲。余杰在棺材里差点窒息而亡,棺材一打开他拼命呼吸着新鲜空气,等缓过气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见到叶静。村人将余杰带去见到了叶静,叶静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她好怕余杰被闷死在棺材里。余杰脱去身上那套可笑的新郎衣,穿上自己的衣服,想上前去解开绑着叶静的绳子,却被村人拦了下来,他自己也被绑了个结结实实。村长发了话,鉴于今天是十年一日女鬼要夫的日子,明晚就要叶静和村里的男人圆房,早日为石村增添人丁。

>>

在叶静以命威胁下,叶静和余杰被关进了叶静爷爷家无人住的房子里,外面站着把守的村人。夜里,整个村变得静悄悄,一片漆黑,外面把守的村人已经不见了。叶静和余杰偷偷相互解着手上和脚上绑着的绳子。解开后,两人来到门口借着天空的丁点月光从门缝里看见外面有几个黑影抬着一个人快速消失在村里。

两人从窗户逃离,外面一个人也没有,不知道是不在还是都睡着了。两人来到停车的地方,余杰一摸兜才发现兜里的钥匙和钱包都不见了,两人的手机也已经被村长拿走。两人沮丧不已,天空的月亮模模糊糊,地上的路根本看不清,凭着双脚出村不知何时才能找到出路。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叶静脑里,不如去看看这些村人到底在做什么,什么诅咒什么女鬼的不知是真是假。

余杰同意了,两人偷偷去了坟地,看见村人正在埋着一口黑棺材,正是当初余杰进过的。有村人举着火把,两人借着火光看着周围的人,都是五个成年男人,却没有看见村长的身影。一个男人嘴里小声嚷着:“让你选我当鬼新郎,自个去当新郎官吧!老古板。”

埋完棺材,几个男人拿着工具走了,他们嘴里谈论着一件事,那就是今晚就去把叶静轮流那个了。叶静又羞又气,余杰想冲上去,被叶静拉住了,反正自己现在已经逃脱,他们也只能妄想。见几个人全都走远,叶静和余杰才从树丛中站了起来,这块地的周边都没有坟墓,离了大概20米距离的地方才有些土包,刚才埋黑棺材的地方旁边有一个土包,前面立了一个石碑,两人走进一看,上面什么也没有,是块无字碑。突然,从埋棺材的地方传出声音来,似乎有人在里面喊叫,叶静和余杰仔细一听,好像村长的声音,虽然两人很恨村长,但见死不救却不是两人的本性。两人找来树枝扒着土,棺材埋得不深,只是象征性的盖上了一层土,很快就看到了棺材表面,村长在里面的喊叫声听得更清楚了。就在叶静和余杰准备打开棺材盖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了村长的惨叫声和挣扎声,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棺材里和村长一起。棺材盖一阵晃动,不一会,村长的惨叫声消失了。四周重新变得静悄悄起来,叶静和余杰非常害怕,这种未知让人前所未有的恐惧。两人打算马上逃走,棺材里的东西不知是动物还是鬼,总之肯定是可怕的东西。

一阵亮光传来,越来越靠近这边,原来是村人发现了两人逃跑,找到这片坟地来了。两人牵手逃在夜里四处是坟堆的地里,根本分不清方向。一个趔趄,两人都摔倒在地上,一看,绊倒自己的竟然是从土里伸出的一只手臂。那只手竟然突然动了一下,整个手掌握紧又张开,仿佛里面的尸体伸了个懒腰。叶静恐惧得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她的叫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村人发现了两人的位置,举着火把快速朝两人追赶。

恐怖的事情就在这时发生了,埋在地下的尸体突然全都从地下钻了出来,它们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这些尸体生前都未火化,死后就直接埋在了土里,连棺材也没有。这些尸体不知怎的都没有化作白骨,只是身体发生了腐化,这些从土里爬出来的尸体其中包括叶静的父亲和爷爷奶奶。尸体仿佛受了谁的蛊惑,开始逮着活人撕咬,躲闪不及的便被逮了个正着,被咬得稀烂,四肢分家。

叶静和余杰没命的跑着,发现自己竟然还没跑出坟地,一直在绕圈子,遇到了鬼打墙。不知不觉,两人竟然站在了埋村长的地方,旁边的那块无字碑倒在了地上,碑后面坟堆里竟然出现了一个大洞,旁边放着一块棺材盖儿,里面的东西已经爬了出来。远处的尸体正摇摇晃晃朝两人走来,叶静和余杰打算继续逃跑,一回头,一个穿着民国校服的女人站在两人身后。夜太黑,看不清她的面容,只有大概轮廓,她扎着两个辫子,看身影很美,若是看得清,相信她的模样也会很美。女人对快要逼近的那些尸体挥了挥手,那些尸体改变了前进方向,朝着村里面走去,它们要去找剩下的村人,将他们杀光。村里也没剩几个人了,几个老弱病残和女人加上两个小孩。

民国女人转过身去背对着叶静和余杰,用清冷幽怨的声音问道:“你是否姓余?”余杰愣了一下,回答到:“我是姓余。”女人呵呵一笑,“难怪我觉得你身上有熟悉的感觉和味道。”余杰和叶静都愣愣的,根本不知怎么回事。女人慢慢转过身,黑暗中朝着叶静和余杰吹了一口黑气,这股黑气充满了恶臭和阴冷,两人晕了过去。两人做了一个梦,梦里一群穿着民国校服的少男少女在野外游玩,一个少女偷偷躲在远处无人的树下手里紧紧拽着一封情书,那是写给一个姓余的少年的。就在少女胡思乱想走神的时候,一个男人上前敲晕了她,悄悄将她拖进了树丛,躲开那些人的视线,直到将她带到了石村。石村里,少女遭到了轮番强暴,含恨撞墙而死,并对村庄下了诅咒,总有一天,这个村庄的人会因为这个诅咒全死光。

今天夜里,村人破坏了这个诅咒,献给她一个年老的男人,她要的是年轻力壮的男人,年老的男人本就没用早该死,她要的是年轻的死后能够破坏村里人繁衍的男人。所以,今晚的诅咒降临,她要杀掉村里所有人。女鬼看着余杰和叶静,犹豫着要不要杀掉两人,当看到两人连晕倒后都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女鬼想起了自己还未开始的爱情,她的心中充满了惆怅,如果那天没有发生那样的事,她的人生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她打算放过两人,一是因为两人的爱情,而是因为其中一人是她爱的男孩的后人。

>>

天亮了,叶静和余杰醒了过来,放眼望去,周围都是有着大黑洞的坟包,里面的尸体都不见了。两人再看那个无字碑坟墓,里面的棺材里竟然躺着一具女尸。她穿着民国的校服,不去看她额头上的伤疤的话,面容很是美丽。她握着双手,像是睡得很安详。她的嘴角突然微微上翘,好似遇见了好事情,接着,女尸竟然慢慢开始腐化,肉体一点一点变烂,直到只剩下身上的衣服和白骨。叶静哭了出来,她觉得这个女孩好可怜,余杰心里也很是难过,两人将棺盖盖上,埋上了土,立好了石碑,遗憾的是两人没能知道女子的名字,不然一定会在石碑上刻上。

回到村子,两人发现村里躺着很多尸体,有昨夜从坟堆里爬出来的,有刚死的。叶静和余杰去村长家找着钥匙和手机等物,找到后,两人开车离开了村子,这样的诡异事情不是在电话里就能同别人讲明白的。

两人一离开,村口的一块石碑上的“石村”两字变成了血红的“尸村”。后来,有人听了叶静和余杰的诉说后来到了石村,村中清静充满阴气,让人冷得打颤。村中一个人也没有,像是都人间蒸发。坟地的那些土包又出现了出来,都埋得好好的,只是坟地显得更密集了,增添了新坟,因为那些土包都很新。诡异的场景让前来的人不愿多呆,纷纷逃离,这个村没人再敢来,成了无人荒村。

再后来,到这村探险的人给这村编了一个鬼故事,说每当月圆的夜晚,那些死去的村民便会从土中爬出来望着天空一动不动,像是在忏悔,也像是在不甘心自己的命运而惆怅。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