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联邦雇员最低工资标准提至每小时101美元dd

发布时间:2021-01-22 08:55:11 阅读: 来源:花边厂家

美国联邦雇员最低工资标准提至每小时10.1美元

是否提高最低工资一直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争论的焦点。直到今年初总统奥巴马绕开国会签署行政命令,将于2015年1月1日把联邦雇员的最低工资由目前每小时7.25美元提高至每小时10.1美元,上调幅度约40%。

提高最低工资到底会保护工人福利还是会使低收入阶层失去工作而进一步损害其福利,一直争议不断。经济学家、商会、餐馆协会和工会等不同组织都对此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但从未有过共识。

新墨西哥洲旅游城市圣达菲在10年前就开始实践提高最低工资的行动,但高达10.66美元的最低时薪带来了真正的益处吗?经济学家们用实地研究,给出了与10年前一样暧昧不清的答案。

10年之功

纵观全美,在西雅图15美元时薪的最低工资规定还未实现的前提下,圣达菲目前实行的最低工资在全美排名第二高,仅次于旧金山。2004年,圣达菲关于最低工资条例生效后,一些收入较低员工的时薪从5.15美元涨到了8.5美元,增长率高达65%,这是历史上最低工资最激进的一次调整。

此后该条例开始逐渐扩大应用范围。从2002年最开始时候只适用于市政人员以及合同工,到2004年时扩展到所有雇用超过25个员工的私人企业,再到2007年,这项条例进一步扩展到了全市所有的商业雇主。

“商业被广泛地包括了进来。”新墨西哥州大学商业和经济研究处主任瑞内斯称,该处做了大量关于最低工资的研究。圣达菲本地商会则一直在寻找一个工资上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最早条例颁发时那种关于工资争论的激烈情绪也已经消散了。

无论好坏,圣达菲周边的地区也都纷纷紧随其后,在生活成本持续增加的现状下,又将每小时最低工资提高了3美元,达到了圣达菲每小时10.66美元的限额。

在新墨西哥州最大的城市阿尔伯克基,以及南部一小时驾车圈内的城镇,最低工资也已经涨到了每小时8.6美元。一些条例还都以这样或那样的办法,将医疗福利或者育儿等福利也与最低工资进行绑定;同时还规定即使是那些靠小费或者佣金赚钱的员工,同样适用最低工资保护。

“至少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天没有塌下来,”圣达菲市长冈萨雷斯·哈维尔称,“之前预想到的凄惨前景并没有发生,当然最低工资同样不是什么包治百病的良药,既不会立即生效更不能独力拯救经济。”

从数据上看,失业率没有改变,依然比新墨西哥州其他地方要低;营业税已经从低谷中回升;新店开张数目也和往年没什么差别,起起落落总是在每年平均600家左右;那些在本地服务业工作的低收入群体就业数量也保持稳定。暂时还没有最新消息来观察失业救济数量是否有改变,但此前数据证明,尚没有明显的改变可以和最低工资政策挂钩。

众口难调

至于各人切实效果,则更是差异极大。

有些本地居民认为得益于最低工资限制,他们现在可以减少几份兼职,与家人多呆一些时间;又有一些人则焦虑地听到很多本地雇主已经取消了加班和许多福利,一些商业甚至倒闭或者移到了别的地方。

那些致力于帮助残疾人找工作的非营利组织十分受挫,因为雇主现在想要多花的每一分钱都能有回报。另一个不祥的迹象则是许多高中生被每小时10.66美元的报酬诱惑,抛下书本去打零工,2007年的一项调查就提出最低工资限制会产生这一问题。

本地建筑商们也很不愉快。最低工资上涨带来的劳动成本升高,让本地建筑商在对一些项目展开竞价时被来自外地的建筑商击败,生意大受影响。

不过哈维尔并不同意这个说法,他认为把生意流失归结到劳动成本是个容易说的借口,但并没有真正得到过切实的证明,而且“最低工资也是一项道德责任”。

贝蒂专门负责在客房折叠热毛巾。“我以前一直认为最低工资会带来很大改变,但结果是工资涨了,房租也涨了,食物也涨了,我拿到手的钱确实更多了,但还在贫困线上挣扎。”贝蒂说,“不,最低工资没有改变任何事情,我还是做不到收支平衡。”

争议仍在

圣达菲过去10年唯一证明的是,最低工资不能立刻引起任何好的或坏的整体性效果。影响圣达菲经济和人们生活质量的关键问题始终还在于那些真正的结构性问题:高昂的生活成本、可负担住房的紧缺、糟糕的公立学校系统、经济衰退后脆弱的单一旅游业等。

圣达菲是个旅游城市,很多低收入者都聚集在零售业和酒店服务业,且他们中大多都是兼职的年轻人。他们群租公寓,依靠公共救济,同时打一份以上的工,多数是女性或者西班牙族裔。

在游客眼里,圣达菲是一个像明信片一样美丽的旅游城市,遍布着印第安部落艺术家们兜售的珠宝,遍布着歌剧院、音乐会、画廊和上等的酒店。

“但是有两个圣达菲,犹如日与夜的区别。”为圣达菲最低工资条例的通过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前市议员蒙塔尼奥称,有30%的儿童生活在贫困中,25岁以上的西班牙裔中54%的人都没有受过高等教育。

今年年初掀起涨薪浪潮的美国其他13个州,也已经有一些数据证明,更高的最低工资标准并不会导致失业。大多数提高了其最低工资的州实际上在其就业水平上出现了增长。

根据来自经济和政策研究中心的分析,这13个州在就业率上出现了0.28%的平均增幅,与之相比,那些保持其工资基准持平的州的就业率涨幅基本为零。

当然,该分析只基于2个月的数据,其中因果关系还远未明确。高盛公司的报告指出,虽然目前还不清楚真正的影响会在多久之后表现出来,但是在最低工资增加之后,研究已经普遍发现,其对就业率要么没有显著影响,要么只有很小的负面效应。

不过,例如美国餐馆协会以及共和党等依然反对提高最低工资标准。而经济学家们也认为,虽然最低工资标准只波及3%的雇员,但在经济学上有“涟漪效应”,因为雇主们往往会设立比最低工资高的薪金标准,这仍然会提高劳动力成本。

全明星大乱斗

真命

凤舞三国

神创九州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