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爱人-【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17:50 阅读: 来源:花边厂家

“你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艾雪皱着眉头问道。

我只是在看她的手不停的抚摸着木质桌角,似乎她的焦虑与不安完全都纠结在手指上一般。应声,我抬起了头。“我只是不想看罢了”我这么回答。现在回想,当时的我应该是没有表情的。因为我抬起头的刹那,我在她的脸上看到了绝望和一片死寂。是的,就在片刻她的脸上已经陆续呈现出这两种表情,我想,她的心该是很疼的。这也是我想的动力。

她夺过我放在面前的烟,点了一支猛抽几口。“怎么,现在连我抽烟你都不管了吗?”她当时的表情应该很复杂,或许泪水正在眼眶里打转。我仍旧底着头,看的依然是那个方向。不过只剩下一个光突突的桌角。那个角该是很硬的吧,我挠了挠脖子上的红色印迹,我想这或许也是她抓狂的一个原因。“你抽吧,你早就要我把自由还给你了”我轻轻的说着,我想尽量把平静的心态演绎出来。于是我也取了一支烟点燃。

其实,那时我们离很近,只隔了一张四方桌而已。可是,我已经感觉到在她的心里,我们的距离已经很远很远,远到各自在世界的两端,再也无法拥抱在一起取暖。

其实,我早就想了结掉这段感情。只是,她的泪总让我恨不下心。所以,这次我决定不看她的眼睛。

她咆哮了一晚。我安静的听了一晚。

第二天,她搬走了屋里所有属于她的东西。包括她的筷子。她的牙刷。她的拖鞋。她的指甲刀和新买的婴儿床。在我们的三年中,她最后仅留给我的是重重的关门声。那种回响中带有无比的怨恨,至今,似乎耳畔还能听到那“哄”的一声又一声回响。

第二天的下午,我坐上了去新加坡的航班。只提了一箱衣服。其实,我一直想带她一起到那里过上一个冬季的,因为那里有温暖的气候听别人说,那里的空气似乎也泛着丁点的甜味。橙色的阳光照到的地方都异常美丽。于是我便买了机票和办理了一切必要的手续。也算是散心吧。

我不是一个人去的。说实话,还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她叫做景。人如其名。她不但美丽,也舍得花钱来装扮自己。这次,她是我的导游。我的伴侣。也是我雇佣的助手。

下飞机后我非常的疲倦,好在下榻的酒店离机场并不远。泡了个澡,在浴缸里做了个噩梦。梦中有一缸的血水,和一只垂在浴缸边的手。湿乱卷曲的长发遮住了一个女人的脸。脸色白得恐怖,我走近才发现那人便是艾雪。

我忽然觉得从背脊冒出一种彻骨的凉意,那种感觉一直延伸到全身四处。我惊醒了,还在浴缸里。水已经凉了。擦干身体后便一直无法睡眠。我打了通电话给艾雪的妹妹,她沉默了片刻,说了声“王巴蛋”。便结束了我们的对话。

我安心的睡下,吃了片安眠药,很快就昏昏入睡了。

次日清晨,当我睁开双眼,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景。她穿着粉色的睡衣,一只膝盖顶在我的床檐上,一只脚支撑的地面,双手插在口袋里,说实话不施粉黛的她的确很清纯美丽。她的睡衣并不合尺寸,胸口的乳房鼓鼓的撑着衣服,象可爱胖嘟嘟的小动物。

她见我醒了,开口道“知道吗,你已经让我这么看了两个多小时了。现在我的脚已经麻了,帮我按摩按摩吧?”她嬉皮笑脸的说着,我依然把目光停留在她的胸口上,她脸上出现一层动人的红晕,而此刻我的脑子里尽还都是艾雪。她爬过来抚摩我的脸,温柔的显示出自己对我的爱怜。她说“来吧。回去了便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我没有动,她将自己粉色睡衣的扣子由下而上的一颗颗解开,将一对美好的乳房呈现在我的面前。她用撩人的姿势轻轻的扶弄了下乳房,展现出较好的弹性,接着便钻进了我的被子里,开始摸索我的身体,我感受到她发烫的身体,如同热浪般袭来。她整个人躲在被子里,我看着鼓起的白色被子象云朵般移动,艾雪也曾这么做过。然后是一阵极端的快感,不停的延伸。。。。延伸。。。

在新加坡的日子过的很快,前半个月我们近乎疯狂的做爱。之后我们便四处游玩,拍照片。写博客。为这些日子做记录,点点滴滴的。

亲爱的雪

在新加坡并没有雪可以看

一年四季,都是那么温暖

我在这里过的很是舒适

当地的女人风情万种

我在这里很受用

这里是可以堕落的天堂

你过的好吗

有新的男朋友了吗?

生活过的还幸福吧?

希望对我不要过分想年 你的男朋友会吃醋的

新年快乐 一切都好

如果地方邮局没有弄错的话,估计圣诞节她能够收到。收到卡片的同时她也会把“王八蛋”三个字送上天,用声音和着风传到我的耳朵里。我太了解她了。

后来的一周里我收到了消息,艾雪打掉了我和她的孩子。并且搬了家。她该很恨我吧。或许是那张卡片的因素。也好,打掉了孩子我也就了却了件心事。打掉了好,对她也好。

接下来的日子,比较苦闷。我要做一个手术,会有些日字不能走动坦。

三个月过去了,景的细心照顾一直都不曾改变。我知道,这里大部分是金钱驱使的。她需要钱,为她的美貌,也为她瘫痪的父亲。

其实,我很有钱。钱多了便不会担心缺少女人,只会担心自己的健康和巩固自己的事业。事业现在已经是其次的事情了,身体才是本,守本方能有进退。

我在这两个月里,建立了一个慈善基金。给需要治疗并且懂得享受生命的那些人们。要获得我的资助只需要符合三个条件,一 必须父母重病或年迈 二 必须没有犯罪记录 三 必须有个仇恨自己的人

我希望那些得到帮助的人最终都能够对着敌人和病魔哈哈大笑。并且能够凭借着从鬼门关爬回来的毅力从新审视这个世界。

其实,我从小就有除强扶弱的大志,可最终我还是选择了无奸不商的生活。或许这场大病使我看透了很多。爱情,友情,生命。

很快的,我便把景扶上了我集团公司执行董事的位置上,并且让她回到了上海做一些我无法在故乡完成的事。她很听话,很美丽,也有智慧和善良,并且会时刻让我想到艾雪。

我的病,似乎没有什么大碍了。医生和护士渐渐的和我成了朋友,每天定时来看我,和我聊天。让我知道自己快可以出院了。其实我明白,我再也无法离开这里了。

在住院的日子里,我经常会怀念和艾雪在一起的日子。过去的事情就好象放电影一般在脑海中呈现,绘声绘色。记得我们的初遇,是在一个与合作公司的年庆派队上,她是合作公司的一个年轻助理。我不会跳舞,可她很在行。我被下属推上去和她跳舞,我尴尬的摆动着,是她给我解了围。轻声的在我耳旁告诉我“我前你退,我拉你你前我推你你后,先左脚后右脚”

想起我们一起为了买个可以游泳的浴缸跑遍了整个上海。想起她硬要让我来装修房子,把我弄的灰头土脸臭汗淋漓。还有好多个凉爽的夜,她勾着我的脖子躺在床上看我的眼睛吃吃傻笑。那些日子是多美好。可上天却总让我们在寻找在探索在享受的同时感受到残酷的存在。

在和艾雪分手的前一个月里,我发现自己脖子上起了两个小红斑,去医院检查得出的结论是红斑狼疮。当时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我再也没有碰过艾雪,却意外的被艾雪告知她怀孕的消息,我感觉到生命有了一丝希望,我似乎又能看到彩色的世界。同时,鲜红色的斑痕也在告诉我,那些美好的东西也将很快的与我没有任何瓜葛。

之后老天又给了我一个晴天霹雳,她在检查时查出痪有慢性肾衰竭。她到并不担心似的,总告诉我“等宝宝出生了,我再去换个肾。我们有钱,这个没问题的,别担心”她是如此的善解人意。懂得隐藏自己的恐惧,懂得安慰我。失去她,才是我这一生的遗憾。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日,我收到景的消息。艾雪在打胎后的三个月后得到了肾脏的捐赠,手术顺利并且那个肾在她身体里成活了。直到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排斥的现象。

为她的再生高兴。我感觉到这半年里前所未有的轻松和兴奋。我知道,在医学上那叫做回光反照。我克制不住对她的思念,几此想打她的电话,却都没能鼓起勇气。我尝到了一抹淡淡的咸味,那是我的泪水。医生问我是否还想捐赠出自己的其它器官,我摇了摇头。

下午时分,开始觉得累了。想好好睡一觉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那个秋天,她从路边拾了一片枯黄了的枫叶回来。她把叶子递给我,问我“一叶便能知秋,那如何能表达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忠贞的爱情呢”。我知她是要考我,想听甜言蜜语。但当时我并没有回答,只是嬉笑。此刻,我想,我已经找出了答案。

相随一生。

呵……雪,我走了。你会疼吗?

导致白癜风的因素有哪些

高龄失独试管双胞胎

得了癫痫多久能治疗好呢

温州哪家医院专门治疗白癜风